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只能有这一次
只能有这一次

只能有这一次

我今年28岁,在南方沿海一个有名的城市自己开公司,公司的主要业务是T恤和衬衫等纺织品的出口,这个行业,只要有几个固定的大客户,讲信誉,再加上用心经营就基本可以做到财源不断。我有一些海外关系,所以几年之间公司便迅速成长起来,一年除去费用,也有几百万赚赚。我的副总婉盈在生意中给我帮了大忙,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(没有什么血缘关系),早年一直在国有进出口公司做事,积累了许多外贸经营经验,做事细致,有条不紊,外语相当不错,管理方面也颇有才华,所以简直成了我的左膀右臂,公司日常事务由她来操作,我主要过问一些大的财务、人力以及外联之类的事,多年的风雨共渡,我们之间也是相当的信任,再加上我待她也不薄,给她一部分公司的股份,她也就一心一意、死心塌地的为公司了。我一直未婚,原因嘛,主要是怕会失去自由,我现在可以三天两头的换女人,结了婚可就没有这么悠哉了。家里人总是在催,婉盈也劝过我几次,不过我仍旧是独来独往,乐在其中。婉盈大我三岁,丈夫是一个中学教师,有一个六岁的女儿,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不错,婉盈的收入是丈夫的好几倍,年终还有大量的红利,所以做丈夫的难免心理不平衡,久而久之,夫妻之间感情也就淡了,甚至连架也懒得吵了。这些都是婉盈和我做了那些事后和我讲的。而平时在外表上的婉盈绝对是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女强人样子。原本我对婉盈没有什么企图,她在公司业务方面比我强,而且有时感觉她像我的大姐。

  婉盈是个气质很好的女性,一眼看去就是那种有学识,有见的而且很有能力的人。

  虽然年过30,有了小孩,但气质这东西是不会改变的,而且还增加了成熟女人的韵味,顾盼之间,也有好几次打动了我,有时胡思乱想时也将她作为我的幻想对象,不过我一直是对她持有一种既敬且畏的感觉,从来没有过分的言语和举动,虽然她是我的下属。事情发生时我们俩都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,好像做梦一样。

  外贸公司是很忙的,一天员工都已经下班了,我俩商量一件事走的晚些,这时客户电话来了,说订货的式样有些改变,这下可把我俩忙翻了天,总算和工厂讲妥已经十点多了。饭也没吃,饥肠辘辘的,准备下去吃点夜宵。而就在这时,事情发生了,她在取包时一转身正好和准备往下走的我碰了个对面,忙乱中,我的手碰到了她饱满的胸脯,我急忙收回了手,面红耳赤的面对着脸色有些绯红的她,时间仿佛在这里凝固了,多年潜意识当中的一些东西霎时占满了我的大脑。

  她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职业套装,西装裙下是灰色的丝袜,胸脯高耸,脸上的娇羞激起了我隐藏多年的梦幻。我猛的抱住了她,她挣扎了一下,但拗不过我的力气,我的嘴唇吻上了她艳红的嘴唇,她试着躲开,但没有用,我用舌尖想顶开她紧闭的皓齿,她寸步不让。在我的近乎野蛮的举动下,终于她的防线崩溃了,舌头和我搅合在一起,我的手撩开她的裙子,顺着大腿摸了上去,她反抗着,想推开我不规矩的手,僵持了一会后,她松动了,我摸到了她的三角地带,三角裤已经湿了,可以感到她的激情也已控制不住她的理智了。我底下勃起地厉害,顾不了三七二十一,把她放倒在办公桌上,撕下了她白色的内裤,露出多毛濡湿的阴部,她这时已完全放弃了抵抗,我迅速解开裤子,将阳物直接刺了进去,她浑身战栗起来,毕竟生过孩子,她的阴部宽阔而肥厚,进去后滚滚流出的液体包裹着我,让我骚热难当,穿插了几下,连她的上衣都没顾的上解,我便泄了,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。有一部分还弄到了她的丝袜上。我羞愧难当,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,这么差劲。她推开了我,捡起内裤,到卫生间收拾好了出来时,脸色已经很平静了。我坐在椅子上抽着烟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她说:「我们走吧,很饿了。」

 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责怪合和愤怒。我坦然了很多,和她一起锁了门。电梯里,我再一次的抱紧了她,她没有再反抗,只是说:「我们,我们不要再这样了,好吗?」

  我极不想同意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。以后,她似乎对公司更加尽心尽力了,我们单独在一起时,也从没有提起过这件事,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有几次,也是我们俩一起加班,看着她认真做事的样子,我却再没有勇气抱她了。

  【完】